企业新闻
当前位置: 普子新闻网>娱乐>万象网址导航|黄永胜上将:跟毛主席上井冈山(二)

万象网址导航|黄永胜上将:跟毛主席上井冈山(二)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1:00:22 | 点击次数:1201次

万象网址导航|黄永胜上将:跟毛主席上井冈山(二)

万象网址导航,遂川筹款

十月间,我们这支几经失败挫折的部队,跟随毛泽东同志,经过了几百里的长途跋涉,进入了井冈山地区。这时部队已经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,师下暂只辖一个第一团。我在九连四班当班长。

进入井冈山地区以后,环境仍然很不安定。为了扩大政治影响和发动群众,部队曾有一段时间活动于湘赣边境地区,并曾一度攻占过茶陵县城,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月。这时部队的物质生活条件仍然很差。大约是阳历年后的一天,毛委员集合部队讲话。他站在一个小土堆上,声音宏亮地说:弟兄们!我们又要出发了。这次出发可能又要打仗,估计大仗是没有的。革命军人当然不怕打仗。过去我们打过几次败仗,没有甚么了不起的,只要我们能够吸取打败仗的经验教训,就可以反败为胜。

现在我们有一个极重要的任务,就是要以井冈山这中心,建立一个革命的家,不然就很困难。有了这个家,就可以作为同敌人进行革命斗争的根据地。敌人不来,我们就在这里练兵,发动群众;敌人来了,我们就靠这个家和敌人作战。我们以家为依托,不断向外发展,把我们四周的敌人一点一点地吃掉、赶走,我们的日子慢慢就好过了。​

现在我们安家还有一些困难,吃得穿得都很缺乏。山那边有座遂川城,那里有很多土豪,他们有的是白洋、粮食,现在我们要到遂川城去打土豪筹款筹粮,通过打土豪来发动群众,为我们安家建立革命根据地创造物质条件和群众基础。

毛委员接着又叮嘱我们说:土豪一定要打,可千万不能把一般老百姓也当成土豪,不能乱拿老百姓的一草一木,拿了老百姓的东西,他们就会不高兴,就会疏远我们,这对革命的危害是很大的。我们是工农群众的武装,一定要爱护贫苦工农群众,要求大家严守纪律。

​​讲话后,部队便出发了。当天下午,我们进抵遂川城东北的大坑镇。驻守在这里的反动民团大约有二、三百人,挡住了我们的去路。我们只一个猛冲,就把这支乌合之众的队伍冲得乱七八糟。镇子的西南面有条小河,河对岸是重迭的山峦,一部分敌人逃过河去妄想依托有利地形进行顽抗,我们那个连奉命渡河消灭抵抗的敌人。河水齐腰来深,这时正是严冬天气,一跳进水里冷得心里直打哆嗦。我们在火力的掩护下咬着牙迅速克服了这个天然障碍。胆怯的敌人,还没等我们上岸,胡乱放了一阵枪,便又唧哇乱叫地向着遂川逃命去了。我们一直把敌人追出了七八里远。有些敌人为了尽快地逃命,把枪支弹药和被服丢得到处都是。

这次战斗规模虽然很小,消灭的敌人也不太多,但对人们的鼓舞却是很大的。我们追击敌人回来以后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干地方,冰冷的湿衣服沾在身上,实在不大好受,可是大家都高兴的又说又笑。当天夜里我们就宿在大坑镇。

在大坑镇战斗中还有这么一个小插曲:在我们连接受向对河攻击的命令时,营长伍中豪同志还答应在消灭敌人之后叫我们打一次“牙祭”(吃一顿好的)。战斗结束以后,可能是由于没有缴获到或从土豪那里筹到好吃的东西,开饭的时候又是象往常一样的糙米饭、咸菜汤。领导上也没有进行解释,于是有些爱讲怪话的战士就发牢骚似的说:“这叫什么打牙祭呀!“虽然这样,那顿晚饭却比往常吃得更香甜。

大坑镇是个不大的小镇,镇上有十几家商铺。我们班被分配住在一家中药铺里面。镇上老百姓因为对我们军队不了解,可能又怕打仗,在我们到来时大部分人跑到外面去了。我们住的那家中药铺跑得一个人也没有了,但店里的东西却一点也没带走。这家药铺很小,只有前面一间铺面和后面一间老板的寝室。我们班八个人,我同三个人住在后面的寝室里,其余的人就睡在外面的柜台上和地下。吃过晚饭以后,全班擦拭武器,擦拭完了我便逐个进行检查。当我来到外屋走近柜台时,忽然闻到一股从未闻过的很浓的香气。我便问这是什么香味。班里一个年岁较大的士兵说这是冰片的香味,他并告诉我这是一种很贵重的药,治疗烂疮最有效。我怀着好奇心说:“这药放在什么地方?拿出来看看是什么样的东西!”

他们几个人互相观望了一下,还是那个年岁较大的士兵用手指了指药柜上的一只小蓝瓷花瓶说:“就放在那个瓶子里。” 

我把瓶子拿下来,对着灯光一看,里面什么也没有。我问:“冰片哪里去了呢?” 

几个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一个湖南湘乡籍的士兵脸上,他迟疑了一下,便对我说:“报告班长!是我拿了。”

“你为什么要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呢?毛委员在出发的时候对我们讲的话你没有听见吗?再说你拿了这点药没有用处嘛!”

“是呀!刚才我们也劝他不要拿,可是他不听。”其他几个人都和我一起批评那个士兵。在大家的批评之下,他终于承认了错误,把拿来的药放回了原处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们便向遂川城进军。遂川城里的地主武装,接受了昨天吃败仗的教训,大部分在我们到来之前就连夜逃走了。还有少数想留下来看看苗头的敌人,一见我们来了,乱放了几枪之后也象惊弓之鸟似的逃得无影无踪了。我们就大摇大摆地开进城里。在毛委员的亲自领导下,部队立即以连为单位,在县城和县城周围的墟镇开始了打土豪和发动群众的工作。我们连被派到遂川城附近的藻林镇。这一带土地肥沃,物产丰富,土豪劣绅也比较多。他们世世代代骑在农民身上,残酷地压榨着农民群众,过着荒淫无耻的生活。他们每一家都有一座富丽堂皇的“土豪窝”,从外面就可以估量出这个土豪势力的大小,财产的多少和反动的程度。一些大土豪往往就是当地最反动的政权头子。我们当然先找大的打。

我们连到达藻林镇后,便分成了几个组在镇上和附近的各个村子进行宣传活动的调查工作。没过几天,藻林镇的大街小巷和四周的几个村庄贴满了花花绿绿的标语口号:“打倒反动派!”“打倒土豪劣绅!”“打倒贪官污吏!”“我们是保卫穷人的工农革命军!”“共产党万岁!”老百姓开始用怀疑和惊异的眼光远远地偷看我们,慢慢地三个五个跑到跟前来看标语,一面悄悄地议论着。这时我们便凑上去和他们攀谈,进行宣传教育。

无声的标语和战士们的谈话,慢慢地唤醒了群众的觉悟,他们虽然对共产党和工农革命军还不十分了解,但这一点他们却看得十分清楚:这支军队不同于过去任何其他军队,他不帮助有钱人欺压穷人,而是处处向着穷人。于是,他们由原来的冷冷落落‘关门团户、躲躲闪闪的情况,变为逐渐喜欢和敢于同我们接近了。

在这中间,我们便搜集到了有关当地土豪的一些基本情况。在初步掌握一些材料之后,便正式展开了打土豪的工作。我们班被派到镇子北面大约四、五里的一个村庄进行工作。这个村子里有一家大土豪。这家土豪有着一幢三进院的青砖大瓦房,房子四周是高大的院墙,大门口的门杠上面挂着一块大金字匾,一望而知这是最有势力的所谓“乡绅”人家。当我们来到这个土豪家时,只见大门紧闭,敲了很久也没有人应,我们只好从墙上爬了进支。院子里的各个房间全部上了锁,把房门弄开以后,里面的富丽陈设仍很整齐,大概这家土豪是在我军到来前仓皇逃走的。我们逐屋进行了检查,搜出不少金银手饰等贵重物品,都集中带回上交;还有一些衣物用品也都集中一起封存起来,准备把这些土豪从农民手进而搜刮来的东西再还给农民。在最后面的院子的一间寝室里,我们还搜出反动军队里用的指挥刀、马靴、武装带一类的东西,证明这个土豪家曾有人在反革命军队里当过军官。检查完了之后,我们又在大门口贴了一张布告,限令土豪在几天之内回来交出两千块大洋的罚款。

三、四天过去了,逃走的土豪一直不见回来,也不派人来交纳罚款。我们知道,要想叫土豪迅速交出罚款,光靠布告是不行的,一定要把土豪本人或他的亲属捉回来。这就要求我们首先查明土豪和他家属的下落。我们向群众进行调查,但老百姓害怕我们走后土豪进行报复,调查工作头几天没有一点进展。

一天上午,我们又到土豪家去,在路上遇到一个穿提很褴褛的的十二三岁的放牛小孩子,他用好奇的眼光望着我们,我们趁机同他攀谈起来,我问他为什么要给土豪家放牛呢?他说:“没办法呀!我家里还有一个母亲、一个姐姐,没人干活,饭也吃不上,不给人家放牛怎么办!”这时我们便同他讲些穷人要革命的道理和我们军队的性质。他说他知道我们的队伍是好队伍,是向着穷人的。我问他:“那个大土豪家也有小孩子给他放牛吗?”他说:“没有,他们家雇了三个大人做长工。”我们又问他:“怎么我们到土豪家去没有看到他们呢?”他说:“你们来的时候他们很害怕,都跑回各人的家去了。”从小孩的口中我们得到了一个重要情况:那个土豪因为不放心家里,经常打发几个长工偷偷跑回来探看情况向他报告。这样,事情就好办了,只要找到三个长工中的任何一个人,就可以打听出土豪的下落来。

我们马上把这情况报告连部。连党代表罗荣桓同志指示我们立即分头到三个长工家去,为了避免日后土豪对长工们进行迫害,可以用假逮捕的办法把长工找来。当天下午,我们终于从靠山脚的一间小破草房里找到了一个长工。大家吆吆喝喝地用绳子把他捆了押向连部,那个长工不知道事情多么严重,吓得脸色灰白。一到连部,罗党代表立刻叫我们把绳子解下来,很亲切地叫他坐下,告诉他不要害怕,今天只是请他来随便谈谈。然后又问他吃饭没有?他说还没有吃,罗党代表便对我说:“四班长!你带他到伙房里搞点饭吃,告诉他们多炒一点菜!“这么一来,倒把那个长工弄得越发糊涂了。吃过饭以后,罗党代表又把他请到房子里,然后便象谈家常似的和他谈了起来。罗党代表先问他家里有几口人,生活过得怎么样,甚么时候当的长工,土豪待他怎样;慢慢地又和他讲些革命道理,最后表示希望他能帮助工农革命军做些事情。罗党代表的话句句说在他的心坎上,他的疑虑和恐惧慢慢地打消了,特别是当他明白为什么要把他绑了来,工农革命军对他的安全问题竟考虑的那么周到时,他更深受感动,便毫不犹豫地把土豪本人和他全家藏匿的地方都说了出来。

当天夜晚,罗党代表便命令我带着全班按照那个长工所指示的方向到离藻林七、八里的一个小山村里去捉拿土豪本人和他的小老婆。这个老家伙狡猾地躲藏在一家佃户的板楼上,以为这样就可以骗过别人耳目了。事情很不巧,我们刚一进村,忽然有几只狗同时乱吠起来,土豪知道事情不妙,便利用夜色从村后逃走了。我们只在板楼的稻草堆里搜出了吓得浑身发抖的土豪小老婆。

把土豪的小老婆带回来以后,我们便告诉她放明白些趁早设法把罚款如数交出。但是,要想从统治阶级手里拿一文钱也不是容易事。土豪的小老婆见了我们总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说是实在拿不出钱来。那时我们还没有同统治阶级进行政治斗争和发动群众的经验,看看好说不行,只好用不缴款就杀头的话来吓唬她。最后,土豪打听到不交钱是不行了,终于派人交出了一千多块大洋。另外,在群众的报告和土豪小老婆的指引之下,我们又从院子里的夹墙里搜出几箩筐铜板、小银毫和一部分现洋来。  我们把弄到的东西一部分分给群众。起初,他们怕我们在这里待不了多久,土豪以后会对他们进行报复,所以不敢收,我们就在晚上挨家挨户送上门去。以后我们又召开群众大会,告诉他们穷人团结起来进行斗争的道理,并当场把东西分给他们。这样,日子久了,他们的胆子就慢慢地大起来了。参加群众大会的人,一次比一次多,许多过去最怕事的老年人和妇女,也都有来开会了。通过打土豪的斗争,一方面解决了我们物质生活上的一些困难;而更重要的是,那些农村统治阶级的威风被打掉了;那些历来受尽压迫、被统治阶级看不起的广大农民,第一次看到了解放的曙光,有了初步的革命要求。到后来有些农民甚至敢挑着箩筐和我们一起去打土豪,帮着我们挑东西了。

要过旧历年了,部队都集中到城里过年。经毛委员批准,给我们每人发了五块白洋和两套新的灰布军装。大家洗了澡,理了发,换去了各式各样破破烂烂的旧衣服,个个精神抖擞,笑逐颜开,人人都象是年轻了好几岁。

这个年过得很肥,杀鸡宰猪,腊肉香肠,年糕米果,真是应有尽有。我们把许多吃的东西分送给贫穷的老百姓,他们也跟着工农革命军过了一个快乐丰满的旧历年。

我们在遂川大约住了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。由于工作的胜利,环境的安定,生活也有了很大改善,部队情绪非常高涨;加之部队人员、装备也得到了一些补充和加强,秋收起义后遗留下来的失败情绪一扫而光,许多同志都说:“有了毛委员就有办法!有了毛委员我们就能打胜仗!” 

​工农革命军的胜利,使敌人大为震惊。不久,敌人就调集了强大的兵力企图把我们围歼在遂川城。为了避免在不利的情况下同敌人交战,部队又奉毛委员的命令撤回了井冈山。在离开遂川的那天早晨,我们当众处决了十几个罪大恶极当地人民群众恨之入骨的大恶霸,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,感谢工农革命军为他们作主除害。遂川人民恋恋不舍地送走了我们,他们一再问道:“你们甚么时候再来呀?”

​​

原文1959年10月 发表于红旗飘飘丛书第13集

梨树新闻